一瓶1914年的寶祿爵香檳(Pol Roger),在100年後的2014年10月24日,由倫敦邦瀚斯拍賣行(Bonhams)拍出5640英鎊(約合人民幣 5.5萬元),拍賣收益將捐助倫敦帝國戰爭博物館第一次世界大戰畫廊的翻新工程。
  話說1914年9月,正當葡萄成熟時節,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戰火燃燒至香檳地區:9月4日蘭斯淪陷,9月5 日埃佩爾奈淪陷……馬恩省省長和警察局長早已逃之夭夭,身兼埃佩爾奈市市長的寶祿爵酒莊莊主莫裡斯成為惟一堅守陣地的政府官員,他冒著敵人的炮火安撫民眾、組織生產,留下這樣一句鼓舞人心的經典名言:“採收於炮火聲中,痛飲於號角聲中。”
  1914年本來是個風調雨順的好年份,但由於150萬德軍大兵壓境,採收只能在炮火的間隙進行:大部分葡萄因採收太早而酸度過高,也有些葡萄因採收太晚而糖分過高,人們悲觀地認為釀造不出好酒了,但莫裡斯預言:“1914年的香檳將是慶祝勝利時要喝的好酒。”30年後的1944年8月28日,當經受第二次世界大戰再次摧殘的埃佩爾奈獲得解放後,永久榮譽市長莫裡斯痛飲1914年的勝利之酒,他在當天的日記寫道:“華麗的金黃色……殘留氣泡的依稀蹤影……油質,像奶油含在口中……令人驚嘆的酒質,持久的橙子、烤吐司和朗姆酒般的香氣。”
  84年後的1998年,瑞典香檳評論家理查德•尤林喝到一杯1914年的寶祿爵香檳,他在《香檳4000瓶》一書中給予97分,名列前100瓶香檳的第25名,也是前100瓶中年份最老的香檳,他的品嘗筆記寫道:“顏色深沉但明亮,就像一座金色的寶塔。酒質雖弱但有持續不斷的氣泡。格局宏大,充滿糖果、蜂蜜、朗姆酒、巧克力、咖啡和糖漿的複雜香氣,口感耐人尋味且非常甜美,就像一款陳年蘇玳貴腐酒,最好的搭配應該是鵝肝。”
  92年後的2006年,英國葡萄酒專欄作家喬納森•雷與寶祿爵英國銷售公司經理比爾•岡恩分享過一瓶1914年的寶祿爵香檳,他在《每日電訊報》發表的專欄文章《V年份》(V代表Victory/勝利)描述:“斟酒時,嘶嘶地發出響亮的聲音,‘哇!’岡恩驚呼,‘我確信它仍然很棒。’它的確是卓越的,展現了其應有的醇熟,帶著金黃的蜜色,味道甜美,有杏仁、奶油和焦糖的香氣。真是了不起的香檳。”
  邦瀚斯拍賣行的拍品目錄顯示,這瓶1914年的寶祿爵香檳在1930年代中期除渣出售,2000年更換新軟木塞並附送木製禮盒。文/陳耀明  (原標題:1914-2014:一瓶勝利之酒的百年傳奇)
創作者介紹

肥波

ra60rajnb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